關於部落格
  • 15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女子與海---The Inside Passage, Alaska USA

行船日子很快規則化,大約作息: 第九層船艙--陽台看日出,流淚. 第七層甲板--繞船健走運動兼單方面與眾洋老競走,比賽結果:負. 第十一層大廳--觀摩Lee教授夫婦教導眾中,老年環肥燕瘦,壯碩瘦弱各式男女習太極,雖然拜師多次仍未上手的某人悄聲:「亂教!」, 但見學生們專心一志, 努力向學,肅然! 第十一層--百匯早餐兼單方面與眾老競吃,比賽結果:負. 第六層--圖書室轉轉或相片走廊看看船客們玉照或拉拉海上凱撒賭場的吃角子機或看場電影,聽聽有趣的演講(FBI專員談美國海外局勢?免. 某舊金山主廚示範廚藝? 好好好...). 噢,還有與人說話聊天,練習我們既不標準也不流利的美語會話. 第十一層---百匯午餐兼單方面與眾老競拿,競吃,比賽結果: 負. 第十一層---甲板上,泳池邊聽菲律賓樂團唱軟歌,觀看肥壯洋人游泳,躺椅上吹吹風曬曬心裡最濕的角落. 第九層---撐不住回艙想心事,流淚. 第六層---看電影,喝下午茶. 第九層---回艙依休閒,半正式,正式服裝(煩!)規定換衣服,打扮準備吃晚餐. 第五層---正式餐廳用餐,與澳洲籍大侍者(head waiter),匈牙利籍侍者(waiter),國籍不明助理侍者(assistant waiter)及美籍侍酒師練習美語會話並欣賞鄰桌年長恩愛夫妻每餐必盡葡萄酒一瓶之驚人酒量,我方則高掛免戰牌,香檳一小杯草草了事. 最後以清醒程度決定回艙上床擺平或看表演總結一日. 哦! 某人深夜尚且要跟隨新交的狐群”老”友學喝雞尾酒. 然而不知何時起覺得健走時有些踉蹌不穩,腦袋昏脹,胸口鬱悶,用餐時胃袋煩厭無胃口,看看船外波浪前潮續後潮與前日無異,環視周圍眾人皆照吃照喝,暗想可能是累到了, 直到見一洋壯漢扶牆慢行才驚覺:「暈船?」 回艙請服務人員瑞典籍約翰娜送來暈船葯服下,趕走不太暈的某人,然後床上躺看電視,原來海浪波強度竟是”惡”(rough)暈眩馬上加重幾分,搖搖晃晃漸漸感到一群小兔們在體內甦醒,洗手間裡與小兔們肝膽相照的慶祝會於是開幕了,床與會場間來回奔走,舊悲添新怨不禁淚如雨下. 昏睡間不太暈的某人也回艙躺上了,有感情況惡化於是往醫護室請求醫生開處方防暈耳貼,無視眼前萎頓雙嬌客醫生強調耳貼的不良副作用,建議繼續吃藥,無功而返. 晚餐時分到,不太暈的某人決定以餐抗暈,完全暈的則施展壁虎功將身體四肢緊貼床企圖減低搖晃,不久忽地有敲門聲「唉!又不帶鑰匙.」滾帶爬哀怨應門,啊! 原來餐廳服務人員見某Sir獨自用餐得知"馬蛋"不適遂著人送來熱薑茶,糖薑,蘇打餅等幫助減輕症狀,"馬蛋"衣著凌亂,披頭散髮,一臉青白,只得強拉出憔悴笑容說謝謝,關上門爬上床小口小口餟著熱茶等某傢伙回艙撕了他的大嘴巴. 如此搖晃兩日一夜在抵達阿拉斯加行政首府--裘諾Juneau前一晚終於風平浪靜,船行浪無聲,暈船惡症告痊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